博客网 >

人生之况味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   况味这个词儿现在用的已经很少了,在鲁迅先生那个时代却比较常用。它比起“境界”,显得更质朴;比起“情形”显得更雅气。
      这一段时间,我人生的况味实在是非言语可表达——然依旧要表达。
      我如味精。有些朋友,如老蒋、老陈之流,没有我,一样可以活得很好,却在我大几个月没有与之联系的情形下,不计前嫌,与我做亲热状,着实让人感动。不过,好在我已经没心没肺,感动也只是瞬间行为。对于他们背后揣着的某些目的性请求,以太极神功推之。不着痕迹,无关痛痒,实在是味精所起的作用。
      我如顺气丸。也有一种朋友,没有揣着什么太过诡异的想法,只是希望我“开示”(这是个佛教词儿,就是启发诱导宣讲之意),我于是调动各种劝得了别人劝不了自己的方法,天上地下胡云一通,对方落个似懂非懂,但是痛苦一定减轻了不少。这个意义上,我如顺气丸,可以解表里通经络。我甚至想,后半生专门干这个勾当,开个门脸儿,名曰“顺气斋”,颇有魏晋之风。
      我如他儿子。有一种朋友,天天盼我成才,早早摆脱魔爪,清闲下来,重整旗鼓,慢慢打出一片清平世界。另一种朋友,则希望我这样的人才早早隐遁山林,著书立说,为万世开太平。似乎我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败家子行为,是非唾弃不可的。说话时的语气如老子教育儿子,让人不由得忘记自己的身份。
      以上三个比方,打得不一定恰当。确是我近期况味,写在这里,供各位清赏。
      今天和伯元兄去看柯髯。柯老可爱依旧,妙语迭出。他的女人也在,也变得越来越可爱。柯老给女人端茶倒水,大献殷勤,这是女人修来的福分。女人说,柯老最动人之处,在于现在依然有梦。我点头,又摇头。女人开始讲柯老的梦,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梦,如同一部又一部动人的剧本……一起外出吃饭,车子被路障挡住,柯老悍然下车,不顾廉颇老矣,搬动路障,上车,我们绝尘而去。晚饭时主食为粥,超级巨大的碗,我笑曰:“大家同粥共济了”,博得几位前辈的好评。归来,我和伯元居然迷了路,三转两转进了村儿,后来终于夺路而出。伯元先生还要去见老友,我送他至京广桥附近一茶馆,挥手作别。
      伯元先生刚刚结束了福建一个月的行程,他说,自己和正山小种有了一个月的亲密接触。正山小种为红茶,红茶如女人,成熟女人。不知先生是否另有所指。他的游记最后部分是这样写的——
   
        桐木关虽然还保留着某些原始状态,但山水之美是不需要改变的,那天去景点桃源峪享受每立方  米80000——90000负离子的待遇时,窅然有出世之想。
        又一天,周国平带我去“青楼”,给我讲它的历史和功能。我的女人打电话给我:
        喂!你在哪儿?
        我……我……我在…“青楼”。
        啊?你在干什么?
        我…我刚刚认识正山…(我的话被她的话淹没了)
        胡说!你骗我。我觉得你身边有另外一个女人。
        没……没有…我刚刚认识正山小种。(我的话又没说完)
        怎么?还是个日本女人?
        不……不是…你听我说。
        国平惊谔地看着我,我知道他听不见那头说什么,但我自己却尴尬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边,我的女人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或者我不回家了,在庙湾生活下来,把自己变成山谷中的石头,尽情享受自然山水之美。或者回家后送她一件礼物——周国平赠给我的正山小种的新品“金骏眉”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自称京城第一闲散人,但终是一个俗人,我选择了后者。

 
    伯元先生活得是一种境界,非常人可以理解。而柯髯则活得是另一种境界——真切而通达。
    朋友送我登喜路腰带一条,很是抬人。原来我也是一俗物,要靠俗物抬举。

<< 太太生日 / 旷世天音——龚一:《云水吟》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不退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